薜萝

东隅晓,西桑晚

我煮了一锅宇宙,里面有你最爱吃的南十字星,我对月亮过敏,因为它总是让我想起你不在身边,我要独自嚼碎所有的星星

Saudade

         *Saudade,葡萄牙语,是一个描述一个人的怀旧、乡愁情绪并且表达对已经失去并喜爱的的某事或某人的渴望的词语。它经常带有一种宿命论者的口吻和被压抑了的感情,事实则可能是渴望的事物可能永远不会真正归来。



1

决定去云南旅游,早在还未中考时就已想好,周姐也打算去,但当时与周姐讨论的结果是,我们虽然去同一个地方,却实在是撞不到一起。但最后我们俩原先的计划都莫名其妙泡汤了,也就促成了我们最终拍板一起去的缘由。

其实我早已记不得我与周姐认识多久了,但是直到现在,我还常常在放学时想到她,要不要一起走呢,然后才慢一拍的想起来,我们已经不在一个学校了,再也不会有人能心甘情愿的等我那么久然后抱怨老师太啰嗦,我也乐意听着她班主任的唠叨站在门外慢慢等待的人了。

就像一页闪闪发光的书页,不管它有多动人,多耐读,你还是要翻过它,继续读下去。时光一直推着我们向前走,无法回头。

这次云南之行,原本还想着十一天真是太长了,还是个夏令营,我一定会受不了而发疯的。后来想起才觉得,十一天其实也挺短的。至少现在,它已经开始在我印象中模糊。

日子怎么过,过得怎么样,其实也是区别对待,因人而异的。

总之,在一片忙乱中,我们的云南之行开始了。

 2

这里正式介绍下我们云南野战小分队的成员。

首先是我,一个重度嗜甜嗜辣患者。

然后是周姐,一个我不需洗头就可以见面的人。

接着是沫沫,曾经的已婚人士,闪光弹制造者。

其次是万可,我们的小学妹。

最后是老大,最爱无形秀恩爱,一个每天让我们想暴打他数十次的小碧池。

同时我们还分为两个小队。一对由我和周姐一肩挑起的冲锋陷阵·我帅我先上小分队,一对是沫沫他们组合成的你帅你先上·我们马上就来小分队。

与沫沫约好在她家小区外集合,由她爸爸送我们去成都坐火车。我与沫沫虽然之前就见过了,但也实在称不上熟。与万可就更不必说了,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所以一开始都端着装着,个个都高贵冷艳到不行,所以一路上除了跟周姐偶尔开口小声交流几句,就几乎没开过口。周姐分给我们口香糖,算是建立友谊邦交的第一步,嚼着口香糖,跟周姐分享着耳机,里面流着喜欢的歌,随时都可以昏睡过去。

根据空间不转不是中国人和某某在节目不小心爆出了她的QQ号的说说,他们认为好朋友一定互相抄过作业,一起上厕所,一起上学放学,假期一起约着浪,重要的是,吃的不会忘了你的那一份。

这些,我跟周姐早就做到了。

偶尔回忆起初中生活,印象最深的还是最后痛苦的一个月,然后是各色各样的人在眼前晃来荡去,最后也就模糊不清,绿色树荫斜斜透过阳光,从三路站台到校门口那家文具店,我与周姐不知并肩走过了多少次,也会偶尔一起买炸土豆或是其他的什么,然后分着吃,现在不仅吃不到炸土豆了,更不知道该和谁一起吃。那时候还会为了谁出钱争论起来,现在连见一面都那么难,曾以为时间还那么长,转眼间就各奔东西。

3

在百无聊赖的集合、等火车中,我们聊了许久,也是渐渐熟了起来。一路艰难挤上了火车,这时周姐尽显女汉子风范,帮沫沫把行李箱扛了上去,我们谁也没有急着上去,聚在下面一起聊天,内容早已记不清,还带着点拘谨,谁都没有认识到各人背后的本性。就像我第一眼见到老大时,我觉得他本质一定是逗逼,没想到他不仅是逗逼,还是个傻逼。

火车启动后不久,我们都各自滚到各自的床上去,我窝着看了会小说,就眯着眼睡着了。

一觉眯到中午,艰难从床上坐起,然后召唤周姐,一起吃午饭去。

午饭只是普通的方便饭,也就是那种味道,不能说好吃也与难吃沾不上边,但是如果有人与你一起,分享彼此的菜色,总会觉得其实也不赖。

吃过午饭,再次爬上床,我看起早已下载好的《情书》来,也许是环境或者是心境的原因,看到“你好吗”“我很好”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大触动,只是有种遗憾感萦绕不散。期间沫沫她们叫我下去玩,最终忍着玩乐的冲动看完了电影就迅速翻身下床。我们也算是正式熟了起来,其标志是——我们打起了斗地主。

我的牌技实在算不上好,如果不是周姐带着我,恐怕我已经承包了洗牌这项任务。大家欢欢乐乐的打过几圈,隔阂感竟也消除了不少。

临近熄灯时,大家一窝蜂的堵在洗手池前洗漱,由此可见,我们还是没有特别熟,因为返程的时候我们都嫌太麻烦而拒绝洗漱,不洗脸不刷牙,拿嚼口香糖当漱口,活脱脱就是一群空气污染源。

熄灯后我躺在床上,写起了随记,手机发出微弱的光芒,我回头看眼周姐,笑笑。接着写了起来:

愿我们旅途一切顺利,god bless us.

同时附随记的一部分,不想看可以跳过:

毫无理由的自我厌弃,负能量堆积到了极点,最近总写些灰暗的东西,完全忘了该怎么去写些温暖的了,或者说,好久没有去探索过温柔,连心脏也愈发慵懒。又下雨了,看着无端的爽快,稀里哗啦地倾盆而下,就是一阵清凉。沿途一片清绿,生机勃勃而又野性十足,河水蜿蜒流去,滋润着这方土地,满眼都是万物肆意盛大,绿的气息。

                                       
4

到达昆明,用过早饭,然后就去参观起了云南大学。在门口拍了张糊得大约只有30像素的集体照。其实关于集体照,我们后来又用老大的手机拍了次集体照,那张真是清晰无比,但是他居然删了。而现在,我再也找不到一张合照。

讲过集合时间,我们就开始在校园里浪起来,由于怕迷路也不敢走多远,但奇迹的是后来我们还是迷路了,迷的神魂颠倒,不知今夕何夕。后来凭借着周姐和我的记忆力终于闯出一片天,回到了正途上。

周姐曾说她帮我拍张照,我嫌弃的拒绝了,现在想想,真的蛮后悔的,我跟她根本没有单独的合照,至今也没有。

参观完云南大学后我们又去了陆军讲武堂,不慎与沫沫她们走散了,我与周姐行动力早已点满,一路拍拍拍过去,然后无聊地坐在台阶上等着她们。闲聊了一会之后我们又汇合了,一起排排坐。难以形容那种感觉,那时恰逢正午,骄阳正烈,而我们惬意地坐在阴处的角落里,说着属于我们自己的话题,似乎可以就在此处生根发芽,静静倾诉自己的故事。

用过午餐,我们又赶往楚雄,车程漫长又无聊,一歪头就睡了过去,耳机里的歌静静流淌,一闭眼就可以昏睡过去,不用操心什么高考什么未来。

到了酒店,放好行李,迅速给手机充起了电。周姐打开电视看起爸爸去哪儿,我窝在床上玩起了手机。偶尔周姐侧过头跟我吐槽几句,气氛正好,不说话也不觉得尴尬。

云南的阳光很好,适合与朋友缩在一起,做自己喜欢的事。

吃过难吃的晚饭,到了酒店门口,我与周姐商量好了一起去买酒,方便晚上打牌的时候嗨起来。回到房间,经过艰难又痛苦的洗漱,我与周姐面临着人生路上的重大抉择:是就这么披头散发与沫沫她们一起打牌,还是舍弃形象到楼下前台借电吹风?无奈选择了后者,噔噔噔跑下楼借吹风机,结果却被前台告知没有,非常无奈也非常尴尬。最后挣扎着在没形象中搞了一个最好的形象就跑去打牌了,打牌大概是那11天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之一了,不赌钱也没有惩罚,却又乐此不疲。

经过了几轮令人懵圈的斗地主后,终于有人提议我们玩干瞪眼吧,大家都可以玩,还不难。

于是我们又打起干瞪眼,打几圈就喝口酒,人们都说最快的友谊建立在酒桌上,只要有酒就好。大家喝了几轮后算是真·混熟了,也懒得去管什么形象了,怎么嗨起来怎么来。说是酒,也只是rio这种果啤而已,大家都当饮料喝。喝过白酒的都知道,抿着还好,若一口下去,辛辣感便从喉间蔓延开来,呛得人直想掉眼泪。很多事情都像这样,在做的时候不觉后果如何,之后才发现结局是难以忍受的阵痛,只是那时的我们还不懂而已。

那晚赢的最多的是老大,当然也可以理解,上帝为你关了扇门,总该为你开扇窗,他已经那么蠢了,想必上帝也不忍多为难他。

玩到十一点左右,互相道过晚安之后就回到了房间。我本打算睡了,周姐摸出耳机看起了下载好的电视剧,并邀请我一起过去看,我思索几秒,立刻飞向她的床。

“卧槽,你手别抖好不好,哎,再过去点,对!别动了!”

“手好酸,撑不住了……”

“不行,刚刚我拿了多久,你才坚持多久,撑住啊。”

“……绝交吧。”

在低声吐槽和时不时的花痴中我们终于看完了一集,已是凌晨一点过,虽倦却还是不想睡。最后周姐想到了一个人——赵狗,于是我们立即拨通了这位幸运观众的电话,进行现场提问。

关于赵狗,他只是我和周姐的一个共同朋友而已。

赵狗过了许久才接起来,周姐首先对他进行了亲切的慰问:“赵狗,起来上厕所,小心肾亏。”然后我也接上几句:“睡你妈逼起来嗨,本来就肾亏,小心又肾虚。”然后无情挂上了电话。

相信从上文中,大家都可以读出我们对我们孙子的怜爱之心,拳拳关爱之意溢于言表。

夜已深了,我跟周姐道过晚安,躺回各自床上,静静沉入梦乡。

5

我一直认为,我们在车上耗费的时间可以与我们游玩的时间相等了,总感觉睡了好几觉起来,但是还远远未到目的地。现在想想,真是太不知足了。

说到大理,大概都会想到大理古城。的确,我想来云南的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这里的古城,但是大理古城确让人着实失望。熙熙攘攘的人群,随处可见的摊贩,以及几乎每走十步都可以见到其他旅游团随行的导游。

怎么说呢,在我印象中,古城应是个温柔的内敛少女,沿墙缓走,回首倚门羞把青梅笑。大理古城吧,虽说保留了古典的韵味,却像个从乡村里只身去城市打工的姑娘,带着点乡下姑娘的娇憨,却又学着描眉涂唇,喷着廉价的香水,无端就有了股艳俗的气质在里面。

总之,乏味的逛完,吃完乏味的午餐。又该去洱源西湖泛舟。

说是泛舟,也只是我们在船上看着船夫划船,或者拍照,然后该干嘛干嘛。

也许是我太俗,愣是没感受到什么“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或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意。最大的感受就是太阳好大好晒,我好想吃冰淇淋。

由于明天打算参观丽江古城,于是我们下午又赶往丽江。因为在古城里就约好晚上一起吃烧烤,所以在车上我实在很是期待,无奈我们选的那家店太对不起我的期望。大概与我们太懒就选了家离我们最近并且食客寥寥的店有关,虽不到难吃的境界,但我觉得我们离了调味料就难以下咽,这也导致了我们即使沾着醋也吃的很欢的离奇场面。

以及关于醋,这里不得不提老是秀恩爱的老大和沫沫了,他们两个人,在我和周姐的循循善诱下,一起喝完了那杯醋,四周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

忽略掉他们怪异的脸色,我们回到房间继续嗨。但归来的我和周姐却发现,我们的房门,打不开了。于是我们各自尝试无果之后,无奈下楼找前台,经过艰难的尝试之后,门是打开了,可是锁坏了。虽然他们答应明天就换,还是让人有点恐惧。

不过我这个人呢,就是对于已成的局面持你爱干嘛干嘛的态度,于是我们就十分心大的继续打牌了。与昨晚一样,边打牌边喝酒,慢慢放松下来。因为这整整十一天里,就只有我们,不用去管什么有的没的,随心所欲的过着每一天,真是太让人舍不得了。

嗨到十一点过,还是滚回我们的房间,闭上眼就是天黑,想要睡得不管不顾,时间静止在此刻。

6

我们会在丽江停留两天,一天参观,一天来玩。我们先去参观了束河古镇,我依旧记得我们在那里买过的甜筒,两支原味两支布丁味,还有买了一天,然后拿去开酒之后就莫名不见的开瓶器,都是留不了太久的东西。

还是接着说说整个云南之行我最期待的丽江古城吧,我确实喜欢古城,却不喜欢被过分商业化了的古城。

不提一人十块的小路费,就谈谈艺术点高雅点的。在丽江古城里,我从街头走到街尾,听完了整整一首歌,以至于我回来一年后也没忘掉这首歌。

“就在那一瞬间,才发现,消失了你的容颜……就让我再看你一眼……”相信这段时间去过束河古镇或丽江古城的朋友们,看到这段歌词,脑子里已自动响起音乐。于是在这洗脑又非主流的旋律里,我们又踏上了茫茫的买礼物之路。

买礼物,可以算是云南之行里,我们除了钱有点不够花之外最忧愁的事了。中国所有的古城或古镇,它们的纪念品都是一模一样的,因为都它们来自义乌,所以真是让人格外头疼,完全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在丽江的迷路之行中,我们先是碰上了一家手工糖果店,起先还很开心,礼物终于有着落了,后来又犯起了选择恐惧症,要么高叫着“粉红色的好可爱”要么哀叹“大瓶太贵了我要吃土了”,最后又看到好几家手工糖果店的时候,我们已经麻木了。

我们还无意间走到了猫空,猫空是我觉得最舒服的一家书店和咖啡店。脚底是蓝色玻璃板,将人与涓涓的水流隔开,阳光反着细碎斑斓,飘来一缕若有若无的咖啡的醇香,角落里的猫咪慵懒的闭着眼小憩,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想在此处慢慢消磨掉一个下午,也可以是很多个下午。猫咪很是温驯,在我们各种虎摸之下也只是翻了个身,继续咂吧咂吧嘴,梦见自己的小鱼干去了,或许还有脆脆的猫粮。

恋恋不舍的出了门,打算吃了晚饭回酒店。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古城边上修了一连串的麦当劳肯德基之类的快餐店,我也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突然间就对必胜客热情高涨,一致决定滚进去开吃。

说到这里,我最后悔的莫过于为什么我没有点面而点了饭,也提不上多好吃,各自吐槽几句之后还是乖乖开吃,只不过都没吃完,啊,不,老大因为太饿,在吃完那碗就连我这个鼻炎患者都能清楚闻到洋葱和青椒味的焗饭之后,仍旧平静的说了句没吃饱。至此,不得不提下他的光辉战绩,比如某次和沫沫周姐一起吃面,她们的面还没上来他就吃完了,然后又狂风卷云般吃完了两碗凉面,最后又去买了饮料喝,真是非常厉害,只可惜吃那么多还是那么矮。

晚上依旧是欢乐的打牌喝酒各种嗨,与前几次后几次也无甚区别,略过。

第二天是骑马划船。我为数不多的几次骑马的路程加起来或许还不够一个300米的操场…于是便对骑马产生了浓厚兴趣,嗯,我的马虽然很乖很帅,但是为什么就它一匹放荡不羁没有系在头马上?每次它停下蹭脖子我都心一跳,就怕它蹭着蹭着兴致一来,忘了背上还有个人……到了山顶,休息了一会,那里有卖玉米粒喂马的,所以就买了一盆来喂它,那吃的真叫一个风卷残云,狂野不羁,我觉得我的举着盆的手都快被按到地下去了。休息完毕,返程了,期间最痛苦的莫过于路过泥塘,你的小腿和鞋子都免不了溅上泥,对一个穿白鞋并且有轻微洁癖的我来说,我觉得我的病已经病入膏肓。

骑过马,开始吃导游吹嘘的比你们之前吃的好多了的农家菜,其实真的挺一般,这次旅程中都是这样,不是难吃也不是好吃,就是很普通,却又记得很清楚。

下午去划船,对,又是划船,非常无聊,昏昏欲睡。

最后也就这么平淡的离开了丽江。

6

由于路途遥远,我们到了西双已是半夜。于是我又不小心达成了个成就,那就是半夜烧烤。这次烧烤比上次的良心多了,特别是炸土豆,量足又美味。之后各人又买了方便面,方便面和酸辣粉是我们打牌时的宵夜的不二之选,以至于最后我们都发誓回来之后一年不再碰这类东西。

明明都说好一起熬通宵,结果最先提的人反而第一个睡着。最后其他人都忍不住挤着睡着了,我就这么熬着熬着到了天亮,突然觉得夜也不是很长。

我们去时,恰逢西双版纳的雨季。于是一下车雨的哗啦哗啦的下下来。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这么狼狈,沫沫她们跑去对面街买回了伞,至今还躺在我书包里。

参观的地点我已记不得名字,只记得里面的水果园,是的,就是这样,我就记得这些。云南的水果真是超级甜,尤其是菠萝。最后我们每人都买了菠萝打包回家,以及每天都至少要吃一袋菠萝,菠萝就是我们每天赖以为生的食物。

西双版纳另一有名的便是野象谷,在呼吸着混杂了各种奇异味道和无数次想掀翻前面走来走去的人之后,我们看完了演出。

我想起离我们酒店不远的一家面店,记不得叫什么了,就记得那里的牛肉面很好吃,还想吃。

也许也只是因为可能再也吃不到了而不肯忘记。

也是很平淡的,我们就这么结束了我们的西双版纳之行,也是我们的云南之行的最后一站。

7

再次经过漫长的车程,回到昆明,再过一天就得离开这个四季明媚的地方,我们却都没有离别的哀伤。每日重点仍旧是吃。

这天晚餐,随便找了一家店解决。这也是我所惊奇的,我们几乎就没吃过云南有名的食物,只钟情于并不出色的小摊小贩。然后又嬉闹着去沃尔玛买回程的零食。吃完晚饭后又各人顺手买了根冰棒,回到家后我也曾留意过,再也没找到过那种冰淇淋,那几乎是我印象中吃过的奶味最浓的冰淇淋,好想再吃一次。

那晚依然嚷闹着要通宵,却又都睡去了。在云南的最后一晚,各自枕着那一米阳光,向它告别。

8

这次坐火车比上次轻松多了,没了之前的拘谨,大家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因为最后一晚,大家都十分放纵,根本无暇在意形象,连洗漱也免了。

我曾以为最后一晚我可能会因为怀恋或解脱而睡不着,可是还是很快沉入梦乡,在梦里向这无拘无束的十一天告别。

第二天清晨达到了成都,仍是沫沫爸爸来接我们,与起初的静默,相顾无言不同,这次真是从头聊到尾,可是最后仍然是我们逐渐习以为常的告别。

此生纵不得潇洒,也有过这一夏。

就好像在云南时我们常听的歌一样。

你不会给我回信,也不必给我回信。

所有的一切,我们都记得。

*这篇文章是我写的最费心力,耗时最长却又是最没美感的文章,我本打算写的就像一篇真正的精致的游记,可是写着写着就发现,这太难实现了,首先是我笔力不足,然后再是它蕴含的感情和意义太多,无法完成。

感觉自己的笔力在逐渐进步,这篇文章还有很多的不足,每次修改都会有“啊当初写的好蠢”的感受,希望高三毕业后,我能写出自己想要的吧:-P

最后,感谢周姐,沫沫,老大,万可,给了我一个如此温暖的小人间。哪怕我知道我们这辈子是很难重聚的了,我也依然不悔遇见你们。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